随波逐流的懒人一个。
欢迎打骂冲撞拿鞭子驾着我逼我填坑(不

【DC/Jason中心】Burn down.

#年初桶哥合本的稿子,已经过了半年所以放上来

#实在没有时间写生贺了,这个顶替一下,祝桶哥生日快乐啊ˊ ˇˋ

#算虐吗有点吧,不过老夫任性强行HE哈哈哈哈

#第一、三人称穿插诠释,第一视角都是桶

#第一次写桶哥,人物描写可能ooc

#再次强调本篇感情成分是亲情,如果感觉到任何桶蝙蝙桶成分,都是施主业障重啊

顺带一题啊,老夫是明年的考生,所以大概会消失一阵子,希望大家不要抛弃老夫QWQ

「Fuck you!」

这是最后一句我来得及脱出口的话,随即天旋地转,一阵晕眩后,眼前一黑,当我再睁开眼时,不知道是多久以后的事了。

*************

被热气逼得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熊熊大火,以及无法看出原型的铁皮屋,火势还在蔓延。还没搞清状况,我先寻找着出口,眼前却只有弥漫的烟雾。

火光透着横梁照映在天花板上,吸引了我的目光,一开始只是普通的黑影,然而它好像有生命似的,渐渐的改变型态,幻化成一个人型,他有高大而壮硕的身材,明明只是影子,我却感到无比的压迫,他身穿披风,还戴着面罩,我知道他是谁──蝙蝠侠。

他缓缓逼近我,我想后退,却无法动弹,他在离我几小步的距离停下,向我伸出手,要拉我起来。我发现他不如周遭的火焰一般炙热,他是温暖的,令人安心的,方才的压迫感像是我的错觉。

我无法控制自己,手缓缓朝他伸去,当我要触碰到他时,火光乍现,蝙蝠侠消失了,变成一个拿着铁锹的疯子。

疯子的黑影不太稳定,时而为人型,时而又像是一头得了狂牛症的野兽,他笑得开怀,我仿佛能听到他的笑声环绕整个蝙蝠洞,刺耳又令人晕眩。

我不想承认,但他确实令我恐惧,尘封的记忆再次被唤醒,我不愿去面对的那些、不堪的过去。身上象征失败的疤痕隐隐作痛,记忆犹新,如同昨天才烙上的。

他高举铁锹,所有记忆如潮水般涌了上来,疼痛、血泊、笑声、闷哼、倒数计时……我看得出神,眼看铁锹朝我挥下,一旁的书柜终究熬不过炙热的火焰,应声而倒,激起了一阵火花,连带着火势越发高涨,黑影消失了,只剩扬起的灰烬笼罩洞顶,向我袭来,仿佛要将我吞噬。

我被浓烟呛得无法呼吸,眼前的一切突然开始旋转,一个黑影将我抱了起来,我还来不及看清他是谁,也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便晕了过去。

*************

再次睁开眼,又是不同的场景,杰森再熟悉不过的场景──蝙蝠洞,半年前的蝙蝠洞。这下杰森似乎弄清一些头绪了,他正在做梦,一个很长的梦。

「你不能要求我做你希望我做的所有事!」

「……」

对面的人显然不愿多谈,然而杰森并不打算停止这个绝对称不上「良好亲子沟通」的话题。

「他是一个疯子,一个败类。我没必要忍着。」

「但你也没有必要这么做。」

「他只是得到他应得的!」

「他差一点就会死!你把他打倒只剩一口气!」

「那也还有一口气不是吗?真天杀的我居然还留了一口气给他,我还真是有『良心』啊!」

「如果我晚到一步,他就会死。为什么你从来都不懂得节制?」

「……」

半年前,杰森捉到准备犯案的小丑,两人本就有仇,又被小丑的话语激怒,一气之下杰森把对方揍了个半死,在小丑奄奄一息之时,蝙蝠侠破门而入。

后续是什么想想也一目明了,不用说小丑当然是「好好的」被送进阿卡汉治疗,而杰森和布鲁斯则陷入了僵局。

「杰森,」也许是因为杰森的脸色很难看,布鲁斯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我们这种人不能任凭心情做事。」

「……我们又是『哪种』人?谁说我和你是同种人?」杰森的脸上充满嘲讽及不屑:「我们既是手法不同,又是理念不合,我到底哪里和你是同种人?你爱当大爱无私的骑士是你的事,但高谭真正需要的是会替她消除毒瘤的义警!」

「杰森!」

「你那可悲的道德观是在默许他犯罪,还记得你上次默许他的后果是什么吗?你为我举办了告别式!」

「这并非道德观的问题!该死的、我不能决定别人的生死!我有什么资格?我是人,不是神!我不能越过那条线!如果我杀了他,那我跟他有什么区别?」

「那不一样!你是为民除害,他、他是在玩弄生命!他把别人的性命当成儿戏,而你却坐视不管?」

「我很抱歉,但我不能,我们都不能……」

「即使他罪该万死?」

「即使他罪该万死。」

「……即使、他让我们天人永隔?」

「……我很抱歉,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没救到你,但我……」

「真天杀的,我说我原谅你了!我根本就不气你没救到我,但你为什么就是弄不清重点?如果你所谓的法律、所谓的正义是有用的,为什么这个人渣还逍遥法外!?」

「我……」

「你还要放任他伤害多少人?难道你要在他杀害另一个八岁男孩的父母后才会醒──」

「够了!」

「醒醒吧,老头!你早就知道我不可能、……我不是受命于你的傀儡,我不需要听你的!」

「……那就滚出我的庄园,滚出我的城市,别再让我看到你。」

「你以为我很想看到你?走就走。」

这场争吵最后不了了之,杰森头也不回的离开庄园。他知道自己的话过分了点,但他的感受并没有比布鲁斯好多少。他当然知道如果布鲁斯晚了一步,小丑也许就会惨死在自己手下。

但布鲁斯没有想到的是,如果杰森要杀掉小丑,还需要等到他赶到吗?或许布鲁斯是知道的,但是他不愿去思考,思考为什么杰森没有直接杀掉小丑。

*****************

冰冷的雨水喷溅在我身上,我猛的睁开双眼,眼前是一间废弃的铁皮工厂,而我倒在一旁的小巷里。

我用手支撑地面想坐起身,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腹部隐隐约约传来阵痛,伸手一触碰,鲜血立刻染满我的手。

「这他妈,又是怎样……」

唯一能做的只有翻过身让自己摆个舒适一点的姿势,细雨打在我的脸上,参杂血水顺着脸的轮廓流下,血腥味、雨味、霉味、腐败味,高谭的味道。

呛鼻的味道令我回想起一切,我在追查毒品犯,意外的和对方起了冲突,对方人手太多,我的腹部重了一枪。认清自己无法打过对方,我扔下身上最后的小玩意儿──烟雾弹,转身逃离了现场……所以我这是快死了?

刚刚的不是梦而是回光返照?哈,不愧是我这乱七八糟胡来的人生,连死前的走马灯都是如此不堪的回忆,我的一生从根本来说就只是个玩笑话。

当我遇见布鲁斯,遇见迪克,我就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们也许都有悲惨的过去,但我却无法像他们一样重新面向光明。他们都是出生在光明下的孩子,即使路途曲折也终究是受到庇护的,然而我是个住在黑水沟旁的过街老鼠,我用什么身分、什么资格去祈求光明的照耀?

我的逝去,要说不甘心当然是有的,可仅仅是因为死于小丑手下,并非对人生的遗憾。我早已死不足惜,这世界也没有事物值得我留恋,真要说大概也只有一向对自己释出过多善意的老管家,我实在不忍想当他得知我的死讯时的表情。

死亡似乎是我逃离这个世界唯一的方法,所以我坦然的走了,我结束了荒唐的人生,神却不愿给我安宁,把我拒于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外,把我推回这个丑陋的世界,相比之下地狱简直亲切多了。

明明已经接受失败的事实,却莫名奇妙获得重生的机会,我又能如何?没有人问过我的意见,没有人在乎我的意见,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硬着头皮把断裂的铁轨重新接上,被动的接受这个上天开的恶劣玩笑。

我原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渡过余生,像是一个小农村或者一座森林,却无法不看看曾经的伙伴一眼,我告诉自己就一眼,之后便与这个世界不相往来,这一切就是从此开始,一个错误的选择。

新的罗宾取代了我的位置,我好像不曾存在过,少了我,世界依旧正常运作,少了「一个」罗宾,蝙蝠侠依旧守护着黑夜,少了「一个」养子,布鲁斯.韦恩依旧开心生活。

只要一点点、只有一点点也好,我希望布鲁斯、迪克或者是任何的谁为我难过,为了曾经的伙伴、曾经的家人而悼念。

然而当我得知那个罪恶至极、罪该万死的疯子还活在这个世上时,我知道所有事情就是不会照着我希望的发展。

我早有心理准备布鲁斯不会为了我破戒,他不会为我大开杀戒,但我仍是抱着小小的希望,他会、他会因为我的死亡而杀了小丑,可以不是为了复仇什么的,不需要这么低俗的理由,单单就是让他不能再伤害更多人。

不过现实就是,小丑还是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继续把生命当作掌中玩物,而我被迫回来面对这肮脏的一切。

感觉小丑就像是我此生的宿命,在我了结他之前,我休想解脱,这是我与他之间的事,谁也不能替我完成。

一开始我天真的以为杀了他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确实,杀人对我来说绝对不是难事,可当我想要扣下板机时,耳边回荡着布鲁斯的警语,脑中浮现阿尔弗雷德和其他人失望的表情,我当然还是可以照自己的意志行动,但我又怎么有办法不去在意从他们眸中流漏出的情绪?

唯一的败笔就是我太过于在乎他们的想法,否则我又怎么会蠢到不一枪打死小丑这个人渣,而是留着他一口气等到布鲁斯赶来。

「如果我晚到一步,他就会死。」

蝙蝠侠不该迟到,却在拯救他的罗宾时迟到了。我也曾经想过,如果当时布鲁斯赶上,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我是不是还会与他并肩作战,是不是还能与他打击罪犯?

又或者当我复活时,乖顺的回到庄园,安静的当个好儿子,我是不是就能做些我们之间一直缺少的──好好的促膝长谈,聊聊彼此的心事,成为彼此的聆听者。

但我并没有后悔自己做出的抉择,我不害怕死亡,我什至愿意为了我所相信的正义奉献性命,直到我发现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个屁。

也许是复活的副作用,又或是我终于看清现实,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不,这才是我,真正的我,我不是爸爸身边的好男孩,我更不是蝙蝠侠身边的好罗宾。

我追赶不上眼前的星光,却又被身后的浪潮吞尽

我变得更加残忍,手法更加冷酷残暴,握着双枪扣下板机也不眨一下眼,唯独小丑我无法轻易的夺去他的性命。

老蝙蝠太过在意这件事了,他对我的其他行径也是无奈,但都不会比有关小丑的事来的生气,每每只要扯上小丑,他都会特别激动,要不是知道这是他在自责,自责产生这一切的缘由是他,我还真以为他与小丑两人相爱(如果这是真的,那还是把我推回棺材去吧)。

他不希望我接触小丑──应该说他不希望任何人接触小丑,正因为他知道小丑的危险,所以他拒绝任何人的帮助,自以为这样可以保护在乎的人。

他这么做是无法保护任何人的,我不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吗?我破坏了他与小丑之间微妙的平衡,可他终究还是无法下手。

我也不再奢求他什么,也不再对他所谓的正义抱有期待,我会以我的方式生存,如果留着小丑卑贱的命是他的意志,那我也就不再去干涉,如果小丑的嘴没那么贱的话。

对我来说人生大概也就如回忆里的那场火灾一般吧,那是复活后发生的事,状况与今天挺相像的,但后续我没有任何的印象。

当时的我并没有多想什么,今天回忆再次占据脑海,熟悉的感觉涌入心头,那是恐惧、是无助、是束手无策。我当然不是害怕那场火灾,而是那场火灾所象征的一切。

火被称作为希望的象征,对我来说也是如此,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他们都是我的希望,而把这些希望带给我的便是布鲁斯。

然而当人类妄想与太阳并行,就会被其高温灼伤。

布鲁斯带给我希望的同时,也带来了毁灭。

他点燃希望,却也将之浇熄。

他燃烧生命,却也化为灰烬。

*****************

蝙蝠洞里聚集着四道身影,坐立难安的看着大萤幕,当萤幕上的红点被黑点团团包围时,迪克的心中一紧。

蝙蝠侠追踪这帮毒品走私贩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不久前道上走漏风声,他们将在高谭港进行今年最大的交易,蝙蝠侠自然是获得了线报,而他们的另一个伙伴显然也不例外。

由于消息来的太过突然、太过简单,布鲁斯不敢贸然行动。杰森可管不了那么多,只想一举歼灭对方。一直尾随着对方来到港口,才惊觉自己中了圈套。

很快的红头罩被逼得在仓库间窜逃,并不是对手多厉害,而是对手的数量太多了,摆脱一批人,下一批马上就补上,就算红头罩再强,也无法以一挡百。

偏偏他跑进了不受监控的区域──不受蝙蝠侠的监控。布鲁斯不禁懊恼,自己安装了那么多监视器,怎么独独少了那里。监视画面里再也没有红头罩的身影,提姆只好将萤幕画面转为由追踪器发出的讯号位置图。

布鲁斯在杰森的通讯器里放了追踪器。总不能放着杰森这颗不定时炸弹在高谭肆无忌惮、不受控制的行动──这是他本人的说法,但大家都知道这是蝙蝠式的关心,还有他那偏执的控制欲作祟时的小小行为。

因此大家并未摘除自己身上的追踪器(没错,布鲁斯在所有人身上都装了追踪器),毕竟就算扔掉,隔几天它又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被装回来。

「糟了,杰森的讯号断了!」看着萤幕上消失的红点,迪克紧张的看着始终不发一语的布鲁斯。

「冷静点,也许只是坏了。」达米安冷静地看着一个个慢慢消失的黑点,提醒迪克红头罩也不是省油的灯。

这也是为什么从出事开始到现在他们没有一个人行动。对方的人手众多,布鲁斯认为贸然的前行非但无法支援杰森,更有可能导致互相拖累而无法顺利脱逃,因此要求众人先静观其变。然而……

「不,情况看起来不太妙。」提姆看着萤幕的另一端,有一群黑点正快速地朝着杰森的方向前去,迪克也把注意力放回萤幕上。

提姆当然希望杰森能够成功撑过攻击,但他必须往最坏的地方想,并想出解决办法,这是他的工作、他的职责。

突然之间,所有黑点朝着同个方向奔去。

「杰森暂时脱困了!现在该怎么办,布──」

身后哪还有蝙蝠侠的身影,只剩下椅子还在微微摆动。

然而……布鲁斯才是全部人里最坐不住的那个。

*****************

失去的血量有些过多,心跳已经微弱到杰森自己都感觉不到,他想这次是真的难逃一死,他不在乎,反而觉得解脱,只求老天别他妈的又耍着他玩,又搞一次什么复活的愚蠢玩笑,哏用第二次就不好笑了,虽然第一次也不太有趣。

紧贴着冰冷的地板,杰森听到了脚步声朝他这里跑来,会是方才的坏人追了上来吗?步伐越来越近,他竟升起了一丝紧张感,接着一道阴影垄罩着他。

「杰森……」

「……老蝙蝠?你在这干什么?」

「找你。」布鲁斯蹲下身仔细的审视杰森的身体,除了腹部最严重的枪伤外,还有一些零碎的刀伤,他皱着眉,从腰带里拿出一些简易的工具,枪伤必须先处理,至少把子弹取出,否则杰森是绝对撑不到蝙蝠洞的。

「呵,你还是一如往常的动作很慢啊。」

「至少这次我赶上了。」

「……」

「……」

「我可没要你救我,我好得很,不需要你。」其实杰森是想过要呼救的,但他的通讯器不知什么时候被撞坏了,才会落得这般惨状。

「别说话。」

「嘿,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说我不需要你救!」布鲁斯不再理会他,专心的处理杰森的伤口,杰森这下可不高兴了:「哪有人像你这样的?说来就来,不来就不来吗?我自己很好,我从来都不需要你的帮助,以前是,现在也是!」

「你安静点,我要取出子弹了。」布鲁斯脱下左手的手套,伸到杰森的面前,示意他可以咬住自己的手。杰森一开始当然是不愿意的,但随后想想就当作是小小的报复,不咬白不咬。

「嘶──」子弹取出的瞬间,杰森还是免不了倒抽一口气,布鲁斯替他止血后贴上纱布,两人沉默的对看眼,布鲁斯伸出手要扶起杰森,却被对方拍开。

「你快走吧,那帮人马上就会追来了,你在这只会拖累我。」

「别嘴硬了,我们必须──」布鲁斯知道杰森是在逞强,再次伸出手,依旧被杰森狠狠地挥开。

「所以说,我不需要你的帮忙,少管闲事了臭老头,我自己也有办法回──」

「该死、闭上你的嘴,然后他妈的跟我回家!」

布鲁斯不容反抗的语气,以及话语中夹带的脏字,令杰森忘了像平时一般的回应:「……不是你把我赶出来的吗?」

「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了?」

「……说的也是,哈哈。」

杰森苦笑,所有人都这样,不管是布鲁斯、迪克,又或是阿尔弗雷德,总是喜欢抓着他的弱点,总是喜欢仗着他无法放下,一而再、再而三的把他气走,却又理直气壮地要求他回去,那么的任性、那么的不可理喻、那么的……有家人的温度。

布鲁斯搀扶着杰森,走向小巷的尽头,两人的背影都诉说着一段不堪的过去,但同时也毫不保留的展露两人皆渴望的家人的爱。

高谭依旧下着绵绵细雨,但杰森觉得心里舒畅了许多,他知道日后还是免不了许多争吵,但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吗?

When life pushes me, I push it harder. What doesn't kill me makes me stronger.

Fin.

评论
热度 ( 19 )

© 米夫@汉子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