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的懒人一个。
欢迎打骂冲撞拿鞭子驾着我逼我填坑(不

【DC/桶蝙】恋人未满 (百粉点文) #歌名系列

@E.T 太太点的文~

#ooc运作中

#傲娇桶X日常受伤蝙(?)

#歌名系列

抱歉拖了这么久,上个月终于结束升大学考试,出关后马上又是忙死人的新年,一直拖到学校又开学了才在通勤时码字TAT

只能说,剩下的我会拖更久OWO(被打

反正后续就是各种升学相关面试,状况不好可能7月还得考一次,总而言之,明天就要公布成绩了我好怕QWQ

噢,然后老夫打算开个歌名系列,就是内容可能会和那首歌的歌词或MV故事有关

------------------------------------------------------


当超人抱着满身是血的布鲁斯回到蝙蝠洞时,杰森的心几乎凉了一半。从未看过这样的布鲁斯,从未想过布鲁斯也有倒下的一天,一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布鲁斯并不是坚不可摧,他是人类,却干着非人的工作,而现在死神随时都会将他带走。


「他晕过去前坚持要来蝙蝠洞,现在瞭望塔上也没有人手……」像是知道今天是他和阿尔弗雷德约好的小甜饼之夜,杰森想要笑,他没想到刻意避开布鲁斯这么多年后,他们会是这样糟糕地重逢。


「交给我吧。」杰森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淡甚至毫不在乎,触碰到布鲁斯冰冷地令人绝望的肌肤时,他却无法制止自己颤抖的双手。杰森是在地狱走过一遭的人,他没想到自己会再次恐惧死亡。


超人赶回战斗现场救援,阿尔弗雷德忙着准备器具及药物,杰森的世界又恢复了寂静。


「……」杰森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他的呼吸那么微弱、那么几不可闻,仿佛下一秒就再也无法触及。


杰森无法将现在的画面和他心中那个高大的背影相连。


其实杰森并没有真的那么讨厌布鲁斯。就如他自己所说的,他早就释怀了,他不在乎蝙蝠侠没有拯救到罗宾,却依旧不待见布鲁斯。旁人只当他无法放下,自己却知道并不是如此。


他爱他。


早在情窦初开的年纪,杰森就发现他对自己的「父亲」抱有不同的情感。


那时他不能向人诉说,只能深埋心中,那是他名义上的养父,他还能怎么办?


而阻隔着杰森的这层关系,可悲的,却是由杰森的死亡画下句点。


当他再次回到这座城市,他已无法如当初那般面对他思念的人。而那个人也因为心怀愧疚,不再用当初清澈无杂质的蓝眼看他。


他放下了,那人却放不下。当全世界都在劝杰森释怀时,杰森只想咆哮:「你们该劝的是那个固执的老头!」


杰森知道是对他尚存的爱意,让自己放下这本该倾尽他重拾的新生来仇视的过去,即使经历了这么多,杰森依旧忘不了,当他看见布鲁斯制服下的身躯时,心中的那股悸动。


「他们还说你很坚强。」嘲讽的语气为的是掩盖自己害怕的心。


多年来不论「杰森‧托德和布鲁斯‧韦恩」亦或是「红头罩和蝙蝠侠」之间的关系绝对都不是友善,这是他的刻意疏离所造成的。和一个他深爱却终究无法结果的人来往,只是慢慢地把自己逼进死胡同里。


「你干脆不要醒来的好。这个世界太邪恶,你拯救不了它,至少拯救你自己。」


杰森转过身不愿再看布鲁斯,不该是这样的,这些话不是他想说的。


「你的几十年岁月换来了什么?哈,永无止境的罪犯!」


杰森管不住自己的嘴,他知道床上的人正在跟死神搏斗,他也许再没有机会告诉他那句话,那句深埋在他心中已久的话,可他就是无法轻易脱口而出。


「你必须接受现实,你无法改变它,一头栽进去的代价就是你的性命。」


「可怜的阿尔弗雷德,因为你的愚蠢,他该有多伤心,而我──」

──我爱你。


「……真是够了,我对着一个失去意识的人在自言自语些什么。」杰森明白自己又失败了,气馁地扶着额转过身,却发现布鲁斯不知何时已经清醒,一双湛蓝的眼眸正盯着他。


「也许我可以把刚才的言论当作是你关心的方式……」即使身体极为虚弱,布鲁斯的语气还是带着一丝威严:「我很高兴醒来看见的是你。」


杰森微愣地瞪着布鲁斯,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老蝙蝠不是这么坦率的人。


「我还以为你不想见我。」


「……我没有。」杰森的声音小声地连自己都听不到。


「那你是怎么想的?」


「什么?」


「你刚刚说的,阿福会伤心,而你会?」


「我、」杰森有些慌忙地不知该怎么回答,想敷衍带过,偏偏布鲁斯又一脸「别想敷衍我」,杰森陷入两难。


如果说了又能怎样?布鲁斯对杰森一直都只抱持着愧疚,严以律己的他更不可能轻易原谅他自己,只要布鲁斯放不下的一天,他们终究无果。


可是如果不说,也许布鲁斯会永远离杰森而去,他曾经觉得只要能够静静地看着布鲁斯也好,直到今天他才惊觉,布鲁斯并不是理所当然地一直都在。


算了,豁出去了!


「我──」


「布鲁斯!」一声开门的巨响配合带着哭腔的叫唤,迪克冲了进来扑在床边望着布鲁斯:「我接到阿福的通知了,我还以为你死了!」


「嘿,Boss,你的超能力该不会真是吓人吧。」


「父亲。」


提姆和达米安跟在迪克身后走进房门,原本寂静的房内顿时充满活力。


「你们回来了。」布鲁斯的语气没有起伏,但不难看出他有些欣慰,毕竟他们「父子五人」几乎没有全员到齐过。


其他三人关心着布鲁斯的状况,杰森默默地叹口气,退到离布鲁斯最远的位置,发现没有自己插上话的空间,很识趣地离开房内,布鲁斯当然注意到杰森的动作,不悦地微微皱起眉头,惹得迪克以为他的伤口裂开了。

 

 

杰森多次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和布鲁斯告白可不是像跟家具打招呼这样稀松平常的事,他完全可以想像这条路有多艰辛。


先不说布鲁斯答不答应,光是不让其他那些小鸟来搞破坏就够困难的,偏偏杰森又不可能对着他们大骂:「给我滚开,老头是我的!」


终于,三个月来,在他第35次的告白被打乱后,杰森开始郑重考虑自己该选择哪个方案。


不顾一切继续找机会告白?不,只要有那群小鸟在,他只能等下辈子。


放弃告白,让自己的心意石沉大海?不,这样他会后悔一辈子的。


还是干脆开枪打死所有阻饶他的人?算了,这是三个月来最烂的方案。


当杰森陷入选择障碍(?)的时候,他和阿尔弗雷德一个月一次的小甜饼之夜到了,因此他很别扭的像老管家提出自己的困惑。


老管家也不愧贵为蝙蝠家御用咨商辅导师,并没有逃避青少年的恋爱问题。


「阿福,也许我在想,放弃对双方都是最好的选择?」杰森不确定地看向老管家,他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选择,走错一步都有可能造成其中一人的伤害,甚至是双方。其实被其他成员干扰并非告白失败的唯一理由,一部分是杰森依旧不确定自己的决心。


「托德少爷,很遗憾你有这种想法,但我想放弃才是最坏的打算。」


「可布鲁斯他……」


「托德少爷。」


杰森吞下自己方才的话,等待老管家说完。


「我从布鲁斯老爷还小时就看着他一路走过,几十年来他活得并不好,这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而我唯一的愿望就是看着他能获得他应得的。当然,您也是。」


「如果我不是那个人呢?我也许只是一个过客。」


「相信我这个老管家一次吧,一个真情的告白并不会影响你与老爷之间的关系。」

 

 

杰森挑了一天最完美的时间打算下手,透过老管家的帮助,得知这天所有家族成员们都被安排了工作。


当然,并不包括杰森自己,毕竟他目前还是和其他人处于名义上的「冷战状态」,工作安排不会算上他。


在确认大家都离开后,杰森进到蝙蝠洞,看着依然在电脑前忙碌的身影。


「布鲁斯。」


「杰森?」布鲁斯的语气微微上扬,显然有些惊讶,但还不到他放下自己手边的工作。


「我有话要说。」


「嗯?」布鲁斯连撇也没撇一眼,继续专心地打着资料。


「布鲁斯,这很重要。」杰森重复了一次,语气很严肃,他不希望自己的告白被布鲁斯当作玩笑带过。


布鲁斯这才放下手边的工作,转过身看着杰森:「说吧,我听着呢。」


「我爱你。」没有任何犹豫,仿佛练习已久,杰森很顺利地说出这三个字,和几个月前的他完全不一样,也许是已经下定决心了吧,也或许是阿尔弗雷德的鼓励给了他勇气。


「什么?」布鲁斯愣愣地看着杰森,还没反应过来。他知道这些天杰森很不对劲,总是有话想说,他也想过几百种杰森可能要跟他说的话,而且必须是两人独处时才能说,却从没想过「告白」这个可能。


「我喜欢你,你讨厌我吗?」


「呃?当然不,问这做什──」布鲁斯瞪大双眸看着突然凑近的杰森,过了许久他才发觉,他这是被亲了?


本以为布鲁斯会抗拒,杰森内心有点不安,不料待布鲁斯反应过来,反而主动迎合,如果不是知道布鲁斯不会用轻浮的态度对待他,杰森还以为他亲的是花花公子韦恩。


最早结束夜巡归来的迪克在门外偷听了一切,激动地冲了出去,碰上正好回来的提姆。


「布鲁斯,我看到迪克冲了出去,怎……喔,好吧,你们继续。」提姆心领神会,离开前顺便把正要进去的达米安一起带走。


「你有什么毛病,德雷克!」


「相信我,你会感谢我把你带走。」

 


Fin.


评论 ( 7 )
热度 ( 136 )

© 米夫@汉子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