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的懒人一个。
欢迎打骂冲撞拿鞭子驾着我逼我填坑(不

【DC /不义超蝙】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1)

#歌名系列

#ooc运作中

#BE,HE因人而异(讲人话

#因为老夫只看过游戏,漫画还没追,所以内文可能会与原作相牴触

其实这篇文的草稿是在不义2游戏出之前就拟的,当时天真的老夫真心觉得大超还是能救的,直到不义2出现,老夫辣个心直接碎满地连渣都不剩

不过草稿都写了,也不想再改剧情,所以本篇没有脑控梗,时间设定在不义超被关,不久后在公主帮忙下又重获统治权





「蝙蝠,这将会是你做过最后悔的决定──」

 



阴冷,潮湿,血腥......布鲁斯勉强睁开沉重的双眼,浓烈的铁锈味及恶臭味扑鼻而来。


没有多余的力气能够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摊已经干涸的血,沿着痕迹看去,正是从他身上流出的。


布鲁斯努力回想,才终于记起自己犯下的愚蠢错误。

他没能成功杀死超人。


在最后一刻他该死地心软了,这是个低级的错误,也许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容易感情用事,但换他这样经验丰富的老手就是罪该万死。


想想那么多人的希望葬送在自己手上,布鲁斯无话可说,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也没能保证自己下得了手。


曾有那么一刻布鲁斯任性地觉得这个任务不该交给他,杀害自己的爱人是如何残忍的事,就算是布鲁斯也内心挣扎,可蝙蝠侠不能退缩,布鲁斯逼着自己承认他爱的克拉克已经死了,他要杀的人是凯尔‧艾尔。


「噢,你醒了,比预期还早。」来人打开铁门走进狭小的牢房,看着被绑在墙上的布鲁斯,浅浅而讽刺地笑着。


「......」


「你应该感谢我,而不是恶狠狠地瞪着我,戴安娜本想直接杀了你。」


「我宁愿死在她的剑下。」也好过再一次见到你,再一次被你嘲笑,再一次......这么痛心。


剩下的话布鲁斯当然不可能说出口,只能埋在心底,他再次提醒自己,这个人是凯尔‧艾尔。


「你......布鲁斯,你就是不懂,我做的一切是为这个世界好,代价随着和平而来,为了这样安宁的世界,一点点牺牲是必要的。」


「你问过那些人需要你给的『和平』了?你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他们身上。」


「那些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世界本就不该存在罪犯,那些恶人......以前是我太软弱,现在我不一样了!」


「那些人不重要?」布鲁斯不可置信地看着凯尔:「天杀的你说那些人不重要?那你又该死地在为谁维持世界和平?一群你认为不重要的人?」


「我不是、我是指,这个世界不该如此混沌,那天之后我发誓不会再让无辜之人受伤,就像当年的你,布鲁斯,不会再有小男孩失去父母了。」


又来了,每次都是这样。自从凯尔建立独裁政权,两人总是为同样的事争吵,而争执到最后,凯尔会放下身段。


他放软语气,试着以此讨好在气头上的布鲁斯,就像当初克拉克那样。布鲁斯以为自己在他的眸中看见曾经的爱人,布鲁斯以为上天愿意给他和自己再一次的机会......


可他终究不是克拉克。


「别告诉我你这么做是为了不再看见伤亡,死在你手上的人够多了。那些曾经的战友又算什么,别在亵渎他们的灵魂。」


「你得承认你的软弱害死你敬爱的人。人类的欲望太丑陋,我受够这些争夺,这是必要的手段。」


「你怎么敢!为了你口中的世界和平,牺牲掉那些朋友也是必要的?」原本稍高静下的怒火再次燃起,布鲁斯想要给凯尔一拳,无奈只是扯动被铁链铐住的手,弄得整个牢房金属声回响。


「布鲁斯,到我身边来吧,我不会让你成为被牺牲的人,我们就和当初一样,你知道的,我爱你,你也是。」凯尔没有反驳布鲁斯的说法,像是他这么认同了,令布鲁斯更加愤怒。


「不,我爱的人是克拉克·肯特。」


「别跟我提那名字!他已经死了!」


「这就对了,我的爱人死了,而你对我来说什么都──」


凯尔阻断了布鲁斯即将脱口而出的话,他怕会控制不住自己而杀了布鲁斯,他不再像以前能够容忍布鲁斯所有尖锐的语言。


凯尔粗暴地吻着布鲁斯,一直到布鲁斯喘不过气,他才放开抓着对方领子的手。


「天杀的!」有那么一刻布鲁斯的大脑无法反应,那是他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触感,熟悉的吻......布鲁斯回过神瞪着凯尔,他在担忧上万条的人命,而凯尔居然像只发情的公牛。


「我应该就这样要了你,你现在看上去真美。」


「做你的梦吧!」


「呵,现在可由不得你。」凯尔嘲笑地看着双手被铁链绑住的布鲁斯,其实他并没有真的要强求布鲁斯干那档事,他知道布鲁斯有自己的底线,在他处碰到那条线前,对方还无法对自己下手,一切都还有转机:「你如果早点答应,也不用受这等屈辱。」


「我不会认同你的作法,永远也别想。」


「你就是固执。」凯尔挑眉,他知道布鲁斯在试图激怒自己,然而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这不像他会犯的错。


凯尔不知道的是,布鲁斯已经死了心,在凯尔残酷地向他提起那些他死去的家人,朋友,同伴,布鲁斯的世界仿佛碎裂成千万块,支撑着他最后的意志力燃烧到一点都不剩。


那些死去的伙伴是布鲁斯心中永远的痛,他一直都把所有事件都怪罪于自己当初没能阻止超人杀了小丑,甚至是小丑对超人做出如此残忍的事,他也认为是自己的错。


当他召集反抗军对抗独裁政权,曾经的战友都相继离去,只剩他一人苟延残喘,而他,却错失最后的机会,如今他就是死也无颜面对那些亡灵。


「随你想怎么样吧,就像你说的,现在由不得我。」


凯尔不满地瞪着布鲁斯,对方不在意的态度让他不爽,不知怎么的,布鲁斯看起来好像看开了什么,放弃般地不再和超人争执。


「你无法躲开我的,我能听到你的心跳声记得吗?而我也说过了,这会是你最后悔的事。」


「我最后悔的事是认识你。」冷冷地说出残忍的话,布鲁斯面无表情地看着凯尔,而凯尔再无法压制自己的怒火,伸手掐上布鲁斯的颈子。


布鲁斯想就这样让凯尔掐死,毫不反抗,却令凯尔更加不满,他停止掐人的动作,转而直接撕裂布鲁斯本就破损的战衣。


「那么我就让你更加后悔!」



Tbc.

评论 ( 1 )
热度 ( 91 )
  1. 一墨染风雪米夫@汉子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

© 米夫@汉子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