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的懒人一个。
欢迎打骂冲撞拿鞭子驾着我逼我填坑(不

2016写手回顾

#新年快乐!!!!!!!!!!!!!!!!!!!!!!

#有在截稿日前完稿我整个人都好了ლ(╹◡╹ლ)

#感谢上帝感谢妈祖感谢所有人

PO个写手回顾,其实应该去年最后一天PO的,但是赶稿感到忘了 (´;ω;`)`

#占tag抱歉

#2016写手回顾


Jan. (DC/SB)


克拉克的努力算是没有白费,终于让他等到对方主动找上门的一天。某天上午克拉克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发现了一封信,打开一看,内容简洁有力,只有时间和命令句。

「今天中午来我办公室。」


Feb. (盗笔/瓶邪)


看着这一切,我原本可以不理会的,一个不相关的人要死了又怎样?即使他才不到十岁。转头想要离开现场,脑海中却不断有个声音要我救他。

最终敌不过那声音,在撞上的前一秒把小孩连猫给拉了回来。跌坐在地上,小男孩摔进了我的怀里,他愣愣的看着眼前飞奔而过的汽车,好一会儿,男孩才开始嚎啕大哭。

原来不是不会怕啊。


Mar. (闪11)


他比任何人都还要早了解到现实的残酷,也更早就认清这个事实,不抱任何不必要的希望。

他对这个残酷的世界已经没有任何期待,因此他表现得比别人超龄,看起来乐观坚强,其实心柱早已千疮百孔,随时都会崩塌。

直到如今,他身边依然围绕着需多朋友,他也一一回应着朋友们笑容。外表看似有着许多朋友,其实他也只是,虚伪不真实的孤独着。


Apr. (吾命/尼夏)


「夏佐,抱歉。」

「为何要向我道歉?」我看着那抹灿金,背着夕阳,我看不清他的脸,是否为我悲伤?又或是面无表情?

「唔……反正就是这样,我不能抛下这孩子,他是我的…...」

「爱人吗?」

「……是。」尼奥转过身抱着格里西亚离开了,走向了走廊的尽头,他不曾回头看我,好险,现在的我一定很难看。在我和学生之间,你终于做出选择了啊……


May. (闪11)


「叔叔,你是谁呢?」以为在作梦的自己,直到听见呼唤才回过神。

「广你不认得我啦,我是爸爸啊。」不愿意相信事实的自己,一再认为眼前的人是广……

「叔叔怎么知道我的名子?我们认识吗?我不记得啊。

一句天真的童言童语,彻底让我的心碎了,眼前的人不是广,我的广在也不会回来了……

「没有,是我认错了,你叫什么名字呢?怎么一个人待在这里?」

「我叫基山 广,我的爸爸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所以我一直住在大伯家,可是……」

真的叫广,不会吧?


Jun. (闪11)


随手拿起书桌前的相框,看着里面的人,我的心又渐渐的冷静了下来。那是一个十岁大的孩子,有着鹤色的头发,祖母绿的双眸,长的和我有八分相似,但那却不是我。

那是我的精神支柱,每当看见他,就会让我想起,我很久以前就决定的事──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不需要我一厢情愿的期待,我只要完成报恩的行动后就互不相欠了。

是,每当我再次被那温暖的笑容所动摇,我便会再次提醒自己,不必要的期待及希望只是造成自己和别人的负担而已。


Jul. (DC/SB)


「Bruce、我……」

「等等、如果是要告我性骚扰的话,拜托别让Lucius知道。」

「啊?」

「所以说,如果你要告我性骚扰的话,不能让Lucius知道啊,我们可以私下解决的,千万别告诉我你已经寄了存证信函去公司了。」要是被Lucius知道我被告性骚扰,对象还是个男的,我想他大概真的会收拾行李、远走高飞。

「我没有要告你性骚扰啊……」

「唉?没有要告我性骚扰?那你想干嘛?」


Aug. (DC/SB)


「Bruce,你又挑食了!」

「我不是挑食,只是不爱吃而已。」

盘子里的早餐几乎都已经食用完毕,唯独剩下了生菜沙拉被拨到一旁。几个月下来Clark大概也理解到我的嘴有多难养,讨厌的东西不吃就是不吃,就算你拿着枪逼我,我也不会吃的,但我不是挑食,我只是不爱。

「Bruce你这样会营养不良啊。」Clark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也就没有浪 费唇舌逼我把它吃光,但不免还是要唠叨一下我的饮食习惯。

「明明有一堆跟它含有一样营养的食物,你却总是期望我吃下它。」而我不吃就跟我说会营养不良,你有把其他食物放在眼里吗。


Sep. (DC/SB)


问我生不生气,确实气,因为我觉得自己一个月的时间被白费了,但我又没有很气,因为我不觉得我需要为这点小事动怒,只不过是个生日会,我为什么要生气?再说我时间也多的是。

「我不在乎,生日是你的,礼物也是你的,你跑走了损失的是你,不是我,我根本就不在乎。」

说真的,我不觉的他需要来跟我道歉,毕竟我这个闲人只是抽出一些时间来替他准备礼物,真正负责准备宴会的是那些仆人们,真正失落的也是那些仆人们,他应该去向他们道歉,不是我,我不在乎,我不需要。

我快速地离开卧房,就像他昨晚那样快速地离开一样,一点机会也不留给被留下的那个人。


Oct. (DC/batfamily)


「嘿B你去哪呢?」Tim赶紧拉住他:「我们会想办法的!」

「我不需要帮助。」用力甩开Tim的手,Bruce头也不回的离开卧室:「尤其是没有益处的帮助。」

「糟糕了,Dad炸毛了。」

「是气炸了。」

「我们完了。」

「世界完了。」


Nov. (DC/batfamily)


「你们在我的咖啡里动手脚?」Bruce瞪着Dick,要他做解释。

「嘿B,我们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Tim抱歉的看着Bruce,他知道现在Bruce大概只差没用蝙蝠标插死他们而已。

「把我变回去,立刻!」

「这……」

看着大家有口不敢言的样子,Bruce瞪大双眼:「你们对我下毒,却没有解药!?」

「呃,正确来说那不是毒,是魔法药水……」

「噢天,」Bruce扶着发疼的头,轻揉太阳穴:「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但你们有任何不满可以直说。」

「只是个玩笑,Father……」

「别说了,我没想到你也参与其中,Damian。」Bruce让Alfred替他穿上衣服,走下床要离开房间。


Dec. (DC/batfamily)


「喂!小鬼?」杰森连忙往机车的另一边望去,只见达米安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

「好像扭伤了。」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柔弱』了?」杰森不理解,难道这个世界的达米安真的只是只羊,以至于无法承受方才杰森的攻击?但是提姆的「战斗力」并没有下降,反而增强了,为什么达米安却相反呢?杰森真的是被弄糊涂了。

「你还好吧?」为达米安简单的包扎后,杰森让他坐在机车的后座,毕竟是自己让他受伤的,还是带着他去布鲁斯那里治疗会比较好,杰森甚至有点担心他一只小羊是否能够撑到蝙蝠洞。

「好了,现在你有义务带我找到大野狼了。」

「……」杰森觉得受骗,把担心还给杰森。


评论 ( 2 )
热度 ( 6 )

© 米夫@汉子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