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的懒人一个。
欢迎打骂冲撞拿鞭子驾着我逼我填坑(不

【DC /不义超蝙】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3)

#歌名系列

#ooc运作中

#BE,HE因人而异(讲人话

#因为老夫只看过游戏,漫画还没追,所以内文可能会与原作相牴触

第二章:http://prince89148.lofter.com/post/1dd6a5ca_12dc67a4

 

----------------------------------------------------------

 

「呃......」

「醒了?」

布鲁斯还有些迷糊,不过他很快清醒过来,往音源的方向望去,一片漆黑,心一沉,已经有了个底。

「这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虽然不意外,但你还真是冷静地像在说别人的事。」那人没有回答他,不过避开问题的举动已经说明一切。

「这是哪?」跟他一样的声线,一样的冷嘲热讽,布鲁斯不难猜到自己身在何处,就是想听对方亲口承认。

「另一颗地球,我想你也猜到我是谁,就不自我介绍了。」

布鲁斯试着动了动手脚,手倒还灵活,脚却像打了石膏一样沉重。

「超人今早到瞭望塔开会,他应该很快就回去了,在那之前别轻举妄动,我可没办法用光速从高谭赶到北极。」

「我的腿没有感觉。」

「残了。」

「氪星科技也治不好?」布鲁斯挑眉,如果连这开外挂的设备都救不了他,那大概真的无望了。

「说是你状况不太稳定,一直挣扎,超人怕你伤到自己就把你搬出疗养舱。所以你现在顶多死不了,离痊愈还远得很。」

「眼睛?」布鲁斯还是有点在意自己的眼睛,虽然跟以往的伤比起来这称不上什么大事。

这些年他经历的太多,每天行尸走肉般重复着连他都开始怀疑的举动,唤醒凯尔的良知似乎只是个遥不可及的梦,久而久之这些伤痕竟成了他活着的证据。

「脑震荡造成的脑内高压,压迫了视神经。」

布鲁斯点点头表示理解,那么他这眼睛不用氪星科技怕是好不了,他知道这类神经受损通常是不可回复的。

「布鲁斯,你醒了!」又多了一道声音,伴随着一连串的问题:「你感觉还好吗?饿吗?要不再躺下疗养舱?」

「谢谢你,超人,不过这样就够了。」

「你不想治疗你身上的伤?」克拉克听起来很惊讶,虽然他们世界的布鲁斯也不喜欢氪星科技,但不至于拒绝治疗这么严重的伤。

「累了。」

布鲁斯想从梦中解脱,却一直无法醒来,直到被人打醒,用双眼和双腿换来看得清现实的脑袋,他接受了一切,放下了自己曾坚守的固执。

「......」

「现在来教教我认识这里。」布鲁斯打破沉默,试着装作毫不在意,当然他不可能看到克拉克脸上闪过的阴沉。

「......」然而监控设备后的Bruce可没错过这个表情。

之后的几个星期布鲁斯靠着过人的记忆力,并在Clark和堡垒的引导下摸熟了整个孤独堡垒。

发现不管哪个世界的蝙蝠侠果然都生命顽强,伤势在一般医疗条件下恢复地比想像中得好,Clark也终于放心让布鲁斯一个人长时间待在堡垒。

不过Clark低估了布鲁斯身为蝙蝠侠的侦查能力,即使失去视力,他还是很快地摸出如何反监控瞭望塔,并且将他们的会议内容听得一清二楚。

「那不是我们的地球。」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从萤幕另一端传出,听起来毫无起伏的语调,只有布鲁斯知道这背后隐藏了多少的愤怒。

看来他们的会议不太愉快,而且抓到关键字的布鲁斯知道他们谈论的事和他有关。

「那里的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中,我无法置之不理!」

「超人,那不是我们该插手的。」

「另个世界的人难道就不值得你去保护吗?」

Clark皱眉望着Bruce,在他心目中,Bruce一直都无比伟大,正因为他没有超能力,却总把人民放在第一顺位,然而现在他却阻止自己去拯救其他世界的无辜民众。

「我一向以高谭为优先。」

「拉奥在上,我真忘了你是个高谭市的黑暗骑士!」Clark气愤地站起身:「高谭永远最重要,其他什么的不管怎样都好,哼?」

「救回他已是我最大的让步!天知道他在这会对我们的世界造成什么影响?更别提你还想去干扰另个世界的秩序!」Bruce终于忍不住愤怒地拍桌,他不明白Clark为什么不懂,不懂他正在做的事情代表着什么。

「他是你的同位体,别说得好像事不关己!」

「你只是被气昏了头,你只是想替他报仇不是吗?」

Bruce冷冷地看着Clark,他想得果真没错,在瞥见Clark那个阴沉的表情时他就设想会有今天。

但是那个又笨又傻的Clark,怎么蠢到没发现自己正在走向凯尔的后尘呢?他的想法和凯尔又有什么差异?

被说中而住嘴的Clark低下头,Bruce原以为已经控制住局面,不料Diana突然开口:「我赞成超人的提议。」

「Diana,别感情用事!」

「不管哪个世界的人民都该受到保护,唯有杀死凯尔·艾尔,才能免除后患。」

「嘿──」会议室的播放系统突然响起:「你们怎么没想过问问当事人的意见?」


「你不能老把自己关在孤独堡垒,世界需要你。」戴安娜不赞同地盯着蜷缩在床上的凯尔,这正是当初她主张直接杀了布鲁斯的原因。

杀死布鲁斯对戴安娜来说岂是轻而易举?她心中也曾闪过对故友的思念,也曾萌生对战友的同情,十几年的出生入死怎可能二话不说抛诸脑后?

但凯尔因他软弱。

而戴安娜不喜欢软弱的他。

「......」凯尔没有回话,这些天他想了很多,关于这几年来他的所作所为,以及这么做的意义。

杀了小丑无非是为了露易丝和他的儿子,然而他真的全是为了她吗?建立独裁政权又真是全为了这个世界吗?

其实不然,凯尔一直在欺骗,到最后连自己也被骗过,他信以为真自己是为了世界上那些无辜的人,却在布鲁斯质问他时脱口而出这些人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重要的一直都只有布鲁斯。

他对布鲁斯的感情是无法被公开的,那时他有老婆有孩子,他深爱她却也放不下他,他以为自己能够兼顾,却没发现自己对布鲁斯的关爱早已超越所有。

那种背着他人,默默承受良心谴责的快感让他深深陷入对布鲁斯的恋慕,即使布鲁斯总是拒绝他。

而凯尔陷入小丑的诡计时,他的第一个念头是自己没能保护他深爱的家人。

今天是露易丝,明天呢──这小丑留不得。

当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自以为地为布鲁斯扫除所有危险,应该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却与他为敌。

他们成为了彼此最大的阻碍。

可这不是一条可以回头的路,至少凯尔不敢回头,他不希望再次尝到失去挚爱的滋味。

如果这可以保他性命无忧,那么他是不是爱他不重要,只要他在他身边。

如今布鲁斯却是死在自己手下,这对凯尔何其讽刺,不是任何一个恶人,不是一直想杀他了事的戴安娜,是凯尔自己。

「凯尔!振作一点!不就是杀了他吗?你何时在乎过他受了多少伤?他是你的敌人!」

戴安娜的话对凯尔又是一击,从前的他对于布鲁斯身上多出的任何一道伤口都会愤怒,担忧,心疼,从何时开始,他身上的一道道伤痕是出自于他手,何时他成为加害者?

「你太软弱了!早知如此,我当初就该直接杀了他!」

戴安娜见凯尔失魂落魄,懊悔自己当初没有痛下杀手。凯尔想做的她会支持,凯尔不敢做的她会替他执行,他应该要意气风发地领导众人,这才是令她深深着迷的他。

「妳敢!」凯尔本就心烦意乱,被戴安娜一闹便无法控制情绪,他勒住戴安娜的颈子,戴安娜无法挣脱,快要喘不过气。

就在戴安娜要缺氧而晕过去的前一刻,凯尔松开了手,他惊恐地看着跪倒在地的戴安娜,想起自己也曾用这双手这么掐住布鲁斯,他痛苦的表情浮现在凯尔脑海里挥之不去。

为什么他没有发现?没有早点发现自己成了什么样的怪物,不但无法保护他深爱的人,还成为害死他的怪物......

凯尔快步离开卧室,他一刻都不想多待在孤独堡垒,却可悲地发现,他已经没有称得上「家」的地方可以回去了。

突然眼前开启了时空隧道,凯尔皱起眉头,果然那个令他厌恶的人来到这个时空了。

Tbc.

评论
热度 ( 58 )

© 米夫@汉子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