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的懒人一个。
欢迎打骂冲撞拿鞭子驾着我逼我填坑(不

【DC /不义超蝙】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完)

#歌名系列

#ooc运作中

#BE,HE因人而异(讲人话

#因为老夫只看过游戏,漫画还没追,所以内文可能会与原作相牴触

第三章:http://prince89148.lofter.com/post/1dd6a5ca_ee7b4bfa

最后一章了,总觉得自己写了一个有点软的老爷啊,比起不义好像更像灰蝙,不过,嘛,就这样吧。

---------------------------------------------------------------


「布鲁斯!?」Clark震惊地看着出现在会议室屏幕上的布鲁斯,不明白对方如何入侵瞭望塔的系统──在没有视力的情况下。

「该死。」

Bruce低吼一声,他完全忘记对方和自己有一样的智商、一样的细心度,Clark在他身旁使用通讯设备,几次下来,他便找到破解程序的方法,进而反向监控瞭望塔。

「我想当事人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布鲁斯虽然看不见,但他知道此时大家一定都盯着他,他故作轻松道:「毕竟那是我的世界。」

Bruce本就皱着的眉头锁得更紧,如果布鲁斯一句「杀了凯尔」,那么本来动摇的Clark肯定会坚定决心,到时不论他怎么阻止也于事无补。

他认为自己的同位体不会做出这种决定,尤其是经历过超人转变为独裁统治者的布鲁斯应该更加明白背后的代价,但也正因为他经历过这些,Bruce不确定他是否还能保有理性地看待这一切。

在他看来,布鲁斯本就计画杀死凯尔,如今多一个帮手何乐不为?他下不了手,Clark可不一定,为了他世界的人民,别个世界的超人变得如何与他何干?

又或者他对凯尔恨之入骨,以至于即使他顾虑到一切,却仍旧不惜利用Clark,借刀杀人。

Bruce不知道经历这些破事后,布鲁斯的价值观是否还正确,至少他不敢保证换作自己他能挺过。

总总不确定因素令Bruce更加戒备,只要布鲁斯一句话,他的星球就可能被颠覆,Clark成为第二个凯尔会在料想之中。

布鲁斯又怎么会不清楚自己的同位体内心在想些什么,他微微挑眉,脑中思考着该如何让Bruce放下戒心。

这个世界的蝙蝠侠比他年轻许多,经验没有他来得丰富,作风也没有他沉稳,因此布鲁斯完全可以猜到,Bruce会愿意牺牲他自己来阻止Clark,就跟当年不顾一切的他一样。

「布鲁斯,你希望我们怎么做?」Clark选择尊重布鲁斯,毕竟他才是当事人,而他也认为布鲁斯会赞同杀死凯尔,这才是他原本的计画。




「是你。」凯尔瞪着从隧道走出来的蓝色身影,这个曾经将他送进监牢的人。

对现在的凯尔来说,Clark的出现分明是落井下石,但也正好有他的出现,凯尔可以好好地打一场抒发怨气。

突然凯尔瞪大双眼,看着Clark身后的人:「布鲁斯?」

「凯尔。」

「真的是你?」凯尔有些激动,但仍是用了超级听力,是那个熟悉的心跳声,真的是他,真的是他的布鲁斯!

凯尔想上前,布鲁斯却被Clark挡在身后。

「你干什么?」凯尔一拳就要往Clark的脸上揍,当然被Clark挡下,而他也不甘示弱地朝凯尔出拳。

很快地两个人便在雪地上打了起来,从陆上打到海上,又从海上打到天上,没完没了。

布鲁斯坐在轮椅上一边无奈地看着两个幼稚的男人大打出手,一边思考何时要把准备好的氪石准确地砸向两人。

这时听见打斗声的戴安娜走出堡垒,先是看到造成巨大声响的两个罪魁祸首,再来便是一人待在雪地里的布鲁斯。

戴安娜杀红了眼,一心想除掉的人好不容易死了,现在居然又出现在眼前,她抽出背后的剑向布鲁斯冲去。

等布鲁斯发觉时为时已晚,戴安娜的剑近在咫尺,行动不便的布鲁斯只能下意识地求救:「克──」

「锵──」

剑锋碰上黑色的铠甲,强大的冲击力让铠甲的主人飞了出去。

本在战斗的Clark朝黑影的方向飞去,而凯尔这时才注意到戴安娜的出现:「布鲁斯!」凯尔立刻飞到坐在轮椅的布鲁斯身旁,怒视眼前充满杀气的戴安娜。

「戴安娜,住手!」

「凯尔!你被蒙蔽了双眼!还看不清现实吗?」戴安娜用剑指着布鲁斯:「他肯定是回来刺杀你的!我敢说他身上的某处肯定放着氪石,就等你失去警觉!」

「我让你住手!」凯尔挥开戴安娜的剑:「别以为我不会杀你!」

「咳。」

凯尔回头看向布鲁斯,发现他皱着眉不赞同的表情,高涨的气焰马上被浇熄。

「这一切都太荒谬了!」

他已经不是那个她所深爱的凯尔。当年建立政权时,她找出全宇宙所有的氪石并销毁,以确保没有任何事物能威胁他。

如今他却被自己最大的弱点给左右,戴安娜想替他解决却惹来杀生之祸。

她以为他眼中终于能有她,却只是她在自欺欺人。

戴安娜气愤地扭头就走,发誓再也不混这淌水。

「布鲁斯,我……」

「等等!」Clark抱着Bruce飞来,又挡在两人之间,凯尔不爽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Clark一边放下Bruce并确认他没有受伤,一边不满地瞪着凯尔:「我和你的架还没打完!」

「没关系的Clark,这样就够了,快点进入正题吧。」

「……」Clark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敌不过布鲁斯:「好吧,我就直说了,布鲁斯和这个世界的统治权你选一个。」

「什么?」凯尔疑惑地看着Clark和布鲁斯,不明白对方突然抽什么风:「布鲁斯?」

布鲁斯没有回答,静静地等待凯尔的回答,这是他的赌注,筹码是他的性命。

如果凯尔愿意放下世界,那么布鲁斯也愿意原谅他曾犯的错,和他一起渡过余生。

如果凯尔最终选择统治权,那么他会亲手了结他,但是他没办法看着凯尔一个人痛苦地死去,所以他会用更加残忍的手法让自己陪着凯尔离开。

不为什么,因为深爱。

当然这个计画Clark只知道一半,否则他绝不会答应。

「……你,当然选你。」沉默许久,凯尔开口:「没有你的世界太安静了。」

布鲁斯终于放下悬着的心,凯尔沉默越久他就越煎熬,这个赌注他甚至没有百分之五十的信心。

「你得让这个世界恢复成它该有的样子,届时,我愿意和你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你真愿意原谅我?」凯尔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如此容易就能够得到布鲁斯的原谅。

经历过死亡才懂得珍惜,没有什么比布鲁斯重要,为了布鲁斯,别说放下权力,要他毁灭世界都行。

他不知道的是,布鲁斯已经把他当成权力至上的人,当然不会猜到他愿意轻易地就放开手中的统治权。

「是的,只要你说话算话。」

「如果这是你所希望的,我答应你。」



凯尔辞去主席一职,将手中的统治权都归还给各国首领,并且宣布他不会再对世界的运转做任何干涉,地球的未来将回到人类自己手中。

消息一公布震惊世界,大家对于超人突然放下手中的权利,有各种的猜测,有人猜测是凯尔遭人抓住把柄,也有人猜测是反抗军首领牺牲生命换取胜利,更有人猜测凯尔早就死了,宣布消息的只是他的全息影像。

无论如何,结局总归是好的。

从那天之后戴安娜便消失无踪,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久而久之她的存在便被世人遗忘。

而剩下的联盟成员则继续留下处理后续的事务,为防止突然重获权利使得人民暴动,算是偿还他们之前的所作所为的代价。

因为失去统领加上共同的敌人消失,反抗军也各自散去,回归他们本来的生活。

这场长达数十年的战争,终于在一切回归本位后,画下句点。



清晨,大地还在寂静之中,毫无波纹的湖水映照出些微探出头来的太阳。

布鲁斯一人坐在湖畔的小木屋门前,似在享受难得的清闲。经历了一切风波,现在他终于能休息了。

这句身体已经变得非常残破,物是人非,他不再是当年那个在高谭穿梭的黑暗骑士,即使他的年纪还称不上老,他也撑不了几年。

突然小木屋的门被打开,还穿着睡衣面带睡意地凯尔从里头走出来。

「你是在欣赏湖景吗?不穿任何的衣服?」布鲁斯的行为让凯尔不太开心,清晨还未回温,习惯裸上身睡的布鲁斯只穿了件裤子就坐在这吹风。

「是宁静。」布鲁斯也不理凯尔不满的语气:「我光爬上轮椅就很费劲了,没力气去找什么衣服。」

虽然失去视力,布鲁斯依然能够自己打点一切,当然除了煮饭和打扫之类原本属于阿尔弗雷德的工作,不过现在换人做了。

「布鲁斯,你知道的,氪星科技,可以让你好起来的。」凯尔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布鲁斯,伸手抚摸着他缠着绷带的双眼。

「我想你应该清楚,我一向不喜欢那种偷吃步的东西。」

「可是……」

「我觉得这样挺好。」

布鲁斯微微一笑,难得撒娇般地蹭了蹭凯尔的手。

「你真的不是在生我的气?」即使凯尔已经问了一次又一次,他仍旧不愿相信布鲁斯的回答。

凯尔心知肚明自己有多糟糕,他不认为自己值得布鲁斯原谅,至少现在他做得还不够。

他已经做好向布鲁斯赎罪一辈子的打算,没想到对方却表示自己已经释怀了。

「我早原谅你了。」布鲁斯耐心地安抚凯尔,即使凯尔对他做了如此残忍的事,而他也确实死过心,但无法改变布鲁斯爱他的事实。

所以布鲁斯选择原谅他。

凯尔也不想和布鲁斯争执便作罢,他们之间的争执已经够多了。

他想把握所有的时间来对他好,他想弥补他们错过的这几十年。

「我去给你弄些吃的。」凯尔在布鲁斯的额上留下一吻,并脱下身上的针织外套披在布鲁斯身上,进到屋内准备早餐。


「我原谅你了……但是我还没准备好面对你。」一阵风吹来,拂过布鲁斯的脸,他在心中喃喃:「声音是他,味道也是他,只要看不见……你就是克拉克·肯特。」




Fin.


评论 ( 2 )
热度 ( 49 )
  1. 夕影米夫@汉子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

© 米夫@汉子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