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的懒人一个。
欢迎打骂冲撞拿鞭子驾着我逼我填坑(不

【DC/SuperBat】Clark have an affair with Hal !?

 #@ash 太太提供的哏

#本文只有超蝙,只有超蝙,只有超蝙!

#ooc有

其实我本来是想写几百字小短文的,怎么知道瑞凡一去不复返了QQ

因为灵感来得快去得也快,只好硬是在段考前赶出来,否则我之后一定就忘了XDD

「布鲁斯,我在想、我是说,既然我们是恋人了,你是不是可以不用在跟那些女士、呃、你知道我想说的。」

克拉克有些扭捏地站在布鲁斯身后问道。但现在的布鲁斯是蝙蝠侠,坐在蝙蝠电脑前专注地看着资料,而显然的,他不想因为谈论这件事而干扰他研究线索。

「我应该已经说过了,那是伪装必要的条件。」

「我知道!只是、如果你有恋人了,为什么还需要左拥右抱。」

「但我们的恋情是不被公开的。」

「那就公开啊!我不介意!」

布鲁斯站起身,怒瞪着克拉克,他不懂这家伙为何今天如此反常,突然跑来说了一些莫名奇妙的话,搞得布鲁斯很是烦躁:「克拉克,你今天真的很烦人!我必须靠着与各种女人交流,才能降低被认出是蝙蝠侠的风险,并有效收集必要的资料,这些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再说,布鲁斯心里很清楚,如果公开和克拉克的恋情,不论是「布鲁斯‧韦恩」遇上麻烦,还是「蝙蝠侠」的事实败露,他的仇人们都会找上克拉克。就算克拉克不怕攻击好了,难保他的伪装不会也因此被揭发。

「我……」

「不要一副处处可怜地站在那,碍事!」

「你干什么说话总是要这样呢?」

「什么?」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罢了,哪知你是一点也不在乎。」

「你想说什么?」

「……不、没什么,我先走了。」克拉克还是无法说出来,无法说出「分手」这种话,他深爱着布鲁斯,追求了许久才让对方答应,他也知道对方就是这种个性,他只是……有一点累而已。

布鲁斯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跌坐回椅子上,他看着再无身影洞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以为克拉克要跟他分手,他知道会造成这个局面也是因为他自己,他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说讨克拉克开心的话,太令人害臊了,那些哄女孩的技巧,在面对克拉克时他一句也说不出口。

 

这件事没有后续,克拉克没再提,布鲁斯也当它没发生,事实却并不尽然,布鲁斯感觉的出来有什么在改变,但又说不上来,这么一拖就拖了好几个月。

布鲁斯是打算在忙完事情后跟克拉克好好谈谈的,可英雄却是没有一天能够闲下来,坏人们总喜欢没事找事,明明才刚抓进监狱,又马上聚集了其他人一起逃狱。

已经好几天没睡的布鲁斯还是硬着头皮跟去了现场,他有些无法集中注意力,眼前所有东西都很模糊,不过状况不允许他分神,他也不打算告诉队友自己身体的异状。

现场混乱,没有人能够分身,布鲁斯除了对付敌人,还必须担当掌控全场的指挥,一个不留意,被敌人擒住,腾在空中无法动弹,本就有些晕眩,加上现在被倒挂,蝙蝠标就在腰间,布鲁斯竟怎么也看不清。

克拉克发现后立刻将布鲁斯救下,回到一旁大厦的顶楼,布鲁斯才终于能够喘口气。

「蝙蝠侠,你还好吗?」

「没事,快回去对付他们,我会跟上。」

「可你看起来不像没事!我很担心你……」

「我没有那么脆弱!不用你救我也有办法脱困!」

「嘿!听着布鲁斯,我是真的很担心你,你知道你不需要逞──」

一道绿色的光线从背后击中克拉克,本就站在大楼边缘的克拉克,顿时失去了平衡感而坠落,布鲁斯吃惊地拖着有些无力的身子爬到边缘:「超人!」

即时用绳索钩住下坠的红色身影,不料却抵不过重力,布鲁斯跟着被扯了下去,耳边彷佛划过牛顿的嘲笑声,克拉克用最后的力气抱紧布鲁斯,以确保他不会因着地的冲击而受伤。

「没事吧!?」众人结束手边的战斗后连忙赶了过来,扶起似乎无恙的布鲁斯,但全身沾满氪石粉的克拉克却紧闭着双眼:「他晕过去了!快送他回瞭望塔!」

布鲁斯看着克拉克被哈尔抬走,内心有说不出的苦涩,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更是感到痛恨,每次都是如此,在紧要关头时,他什么都做不了,谁也保护不了。

「蝙蝠侠,你有受、蝙蝠侠?你没事吧!?」布鲁斯听不清是谁在和他说话,他只顾着担心克拉克,却没发现自己也已经到了极限,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待布鲁斯醒来已经是三天过后,他在黑暗中惊醒,发现自己躺在联盟的医疗室里。他撑起酸痛的身子,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你醒了?」刚走进房间的黛安娜惊喜地看着恢复意识的布鲁斯,连忙到了一杯水递给他:「你睡了三天,完全没有动静,把大家都吓坏了!」

「是吗、三天啊……」接过水杯,布鲁斯不以为意。加入联盟前,他负伤上阵是常有的事,有时甚至昏迷个一、两星期也不为过,他倒是比较担心克拉克,最后看见克拉克时,他看起来很痛苦:「超人呢?」

「他早就醒了呢。」

「他还好吧?」布鲁斯有些疑惑,既然克拉克醒了,怎么没黏在他身边?当然不是说布鲁斯希望克拉克这么做,只是,不知不觉中,布鲁斯也许已经习惯睁开眼后第一个看见的人是克拉克。

「说是有事就回大都会去了。不过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黛安娜无奈地看着布鲁斯:「你既然状况不佳,干嘛不跟我们说呢!」

「状况不允许。」

「是状况,还是你自己不允许?我可不认为一个五天没睡的人能帮上什么忙!」

「……」以往说教的都是克拉克,布鲁斯还能够和他耍嘴皮子,如今面对的是黛安娜,他也不敢多说什么,没准黛安娜一个爆气就把他给掐死。不过最主要还是因为,布鲁斯认为黛安娜说得也没错,他确实是没帮上任何忙,如果不是自己,克拉克也许不会受伤。

「嘿,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的。」看到布鲁斯难得没有回嘴,黛安娜拍拍他的肩:「你知道你有我们,你不需要硬撑。」

「嗯……」

黛安娜看了眼布鲁斯,有些担忧,最后还是走向门口替他关上灯:「快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布鲁斯瞪着天花板一会儿,决定回蝙蝠洞处理后续的事情,反正他从来都不是会乖乖待在床上养伤的人,就算他们派黛安娜负责监视他也一样。

悄悄走出病房,毕竟还是有些忌讳可能掐死自己的存在,小心翼翼的躲避所有监视器,就当布鲁斯快到达传送门时,在转角遇见了克拉克。

克拉克正在跟哈尔说话,哈尔的笑声传遍整条走廊,导致布鲁斯听不见克拉克说了些什么,而克拉克似乎有点生气,只见他忽然按住哈尔的肩,低头朝他靠了过去,哈尔的笑声戛然而止,从布鲁斯的角度看来,不是接吻,是什么?

布鲁斯吓得躲回转角,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事,他跑回病房里待着,有点不知所措,他告诉自己不能随便因为片段的画面而下结论,但脑中还是无法停止胡思乱想。

「不是说有事回大都会吗……」布鲁斯靠着房门滑坐在地,颓丧地捂着脸,心里很明白如果自己所看到的成了事实,那代表着什么。

仔细想想,布鲁斯才发觉事情变成这样似乎不能怪谁,要怪也只能怪自己,继那次他把克拉克赶出蝙蝠洞后,除了公事,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和克拉克说话了,他一直不以为意,因为一直都是这样,克拉克也没有抱怨。

他算是懂了克拉克平常的心情,看着自己和别人左拥右抱的那种苦涩的感觉。现在布鲁斯宁愿相信克拉克是在报复他,和他开玩笑,也不愿承认克拉克真的爱上别人。

布鲁斯很是低落,然而越想越气,这根本不是他的错,错的是克拉克!先不论克拉克放弃自己这个高谭首富,搞上那个发绿光的哈尔,明明当初对他百般追求,还说什么不会影响自己工作,到头来还不是不能忍受。

最后布鲁斯所有的思绪以「太过幼稚」而被自己强制停止,他是个成年人了,不应该因为这点小事乱了心绪。

只不过不管布鲁斯在怎么努力隐藏自己的情绪,终究无法无视看见哈尔和克拉克的愤怒,怒气转为行动,布鲁斯开始在会议上处处刁难克拉克和哈尔,虽说布鲁斯一向都很毒舌,但带有如此明显的敌意还是第一次,连其他人都感到了不对劲。

「蝙蝠最近是吃了炸药吗?要不是知道不可能,我还真以为他来姨妈了!」

「不,我看他分明就是针对你和克拉克吧。」

 「针对我?我这个月战损应该还行吧,干嘛针对我?」

「这你要问他啊,我怎么会知道。」

 

「喂,蝙蝠!」布鲁斯抬头一看,来人不正是令他心烦的绿光先生吗,一把怒气又冲了上来,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哈尔,哈尔偏偏要来找麻烦。

「有话快说。」

「我最近有惹到你吗?干什么针对我?」哈尔看对方摆明不想和他说话,也不爽了起来,开口大骂:「有什么话就直接冲着我说,是不是男人啊!」

布鲁斯愤怒地拍桌起身,但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他能怎么开口问,「你为什么要抢我男人」?不,他无法问出这种话,也许是自尊心作祟,又也许是他自认无法承受答案。

「蝙蝠,你说说我到底哪里惹你了?你这样没由来的发脾气我怎么可能知道。」

「……」布鲁斯有点丧气,跌回椅子上沉默不语。

哈尔左想右想,想不出能让布鲁斯如此低靡的事,除了……

「你该不会是知道超人的事了吧?」

布鲁斯一惊,抬头看着哈尔,他当然希望知道事情的真相,总比自己在这猜测来的好,但他还没准备好要开诚布公,他还没办法面对现实。

哈尔看他的反应也知道了,明明他们藏得那么好,却还是逃不过神通广大的蝙蝠侠:「嘿蝙蝠,你看开点,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

「什么!?」布鲁斯不敢置信:「我怎么可能看开点,你以为这是什么小事吗?你怎么能够!?」

哈尔被布鲁斯突如其来激动地大吼吓愣,不知道原来他真的这么在乎,平常看他似乎都不太关心克拉克,也老是嫌他烦,现在居然因为克拉克的问题而气得没了形象。但哈尔岂是会乖乖被骂的人:「这也不是我的问题吧?问题最大的还是克拉克他本人啊!」

「你是在推卸责任吗?」

「嘿,我知道你气我们没告诉你,但你也要为克拉克著想啊,这是那么难以启齿的事。」

「所以你们就瞒着我?你们直接告诉我还痛快点,你刚刚才指着我骂有话不说像个娘们!」

「讲得好像是我的错一样,从一开始就是克拉克拜托我的好吗,如果不是他苦苦哀求我,你以为我会答应吗?」

「克拉克拜托你的?」布鲁斯不太甘心,他以为克拉克眼中只有他,这不是对方亲口说过的吗?但如果是克拉克主动找对方的,那布鲁斯无能为力,无法多说什么,只能任这段感情结束。

「所以说你不要太责怪他,他也是为了你好啊!」

「为了我好?」布鲁斯自嘲的笑了笑,这还能是为了我好?怎么,不要太过影响我,让我能全心全力工作?

「对啊!如果他没治好病的话,怎么让你『幸福』呢?」

「啊?什么病?」

「啊咧?就是那天他被卢瑟击中的副作用啊,你不是知道了吗?」

透过哈尔的话,布鲁斯已经大概了解发生什么事了,想到此他不禁感到害臊,明明告诉自己不能因为片段的画面而下结论的……布鲁斯突然很庆幸自己带着面罩,哈尔无法看见他的表情。

「我去找超人谈谈。」几乎是用逃得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布鲁斯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受够了这种爱来爱去的小游戏。

 

「超人!」布鲁斯碰的一声打开克拉克的门房,里头的人还没来的及反应,布鲁斯就已经闯进去,原本怒气冲冲的布鲁斯看见门后的景象,瞬间转为疑惑:「你在干什么?」

布鲁斯进房前,克拉克正看着自己的患部,布鲁斯闯进来,连忙拉上裤子:「布、布、布、布鲁斯!」

布鲁斯没有回话,依旧用严厉的眼光看着克拉克,像是要逼着他说出实话。克拉克陷入窘境,不知该如何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

「算了,我来是要问你一些事的。」

「什么事?」克拉克拉了椅子让布鲁斯坐下,自己则坐在床上。

「你这些天都干什么去了?」

「呃、大都会有点事……」

「克拉克‧肯特,你知道我查的出来,别逼我。」

「是、是真的,我上次晕倒后身体有点状况,所以在大都会『养伤』……」

「那这关哈尔什么事?你那天跟哈尔在走廊上又是在做什么?」

「哈尔?噢,因为他是唯二知道我「病情」的人,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所以就拜托他别说出去,但他只顾着笑,根本没听我说话,我就激动了点,差点揍了上去……」

「你……啊啊,真是……」布鲁斯靠着椅背仰天长叹,这几个星期以来,所有烦恼跟愤怒原来都只是误会一场,这要布鲁斯情何以堪?他可是纵横情场的花花公子啊,竟然会为感情困惑。

「怎、怎么了?」

「怎么了?我他妈以为你搞外遇去了!」布鲁斯捂着脸,心中已不再愤怒,但是一丝委屈占据心头,这是他很少会有的情绪,他很讨厌这样,感觉自己都不是自己了。

「B,我怎么可能会爱上别人,」克拉克拉过布鲁斯,把他抱进怀里,在他的额上点吻:「你这么美,背叛你的我肯定是疯了!」

「没错,你要是敢干这种事,我一定会把你那不安份的命根子炸掉!」

「哈哈……」克拉克尴尬的笑了笑,似乎带有别的含义。

「所以你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

「怎么?」

「……Erectile dysfunction。不过现在似乎没问题了。」

「那不就是阳萎?已经没问题、什、克拉克!你要是敢现在我就杀了你!」

「太无情了B,这可是你自己找的。」

「克拉克‧肯特──」

 

 

Fin

评论 ( 6 )
热度 ( 50 )
  1. 异想天开米夫@汉子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

© 米夫@汉子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