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的懒人一个。
欢迎打骂冲撞拿鞭子驾着我逼我填坑(不

【DC/SuperBat】罗宾鸟护爹记

#突发奇想的小短文,有些剧情可能会不合理

#年龄操作有

老爷的傲娇等级是越老越高,因为剧情需要坦率一点的老爷,所以设定两人都是三十尾的人,但是为了让小鸟们都出现,稍微调整了年龄,但不影响剧情→大少二少20左右,提姆18,大米10

#ooc正常运作

#算是甜文啊



大家好,我是克拉克·肯特。我平常是个操劳的记者,在星球日报工作,但我同时也自认为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有体贴善良的母亲,勇敢积极的同事,还有「聪明贤慧」的爱人……好吧,我收回「贤慧」的评论,被他知道的话,你们也许就看不到我了。

没错,我的爱人就是全世界最美的布鲁斯·韦恩!而且我和他在下个月就要公证结婚了!我每天几乎都浸泡在幸福当中,一想到下个月开始我和布鲁斯就是真正的夫妻了,我实在难以等待,只差没有加快时间线了。

不过布鲁斯似乎就没那么开心了,随着日期越来越进,他就越来越烦躁,会没由来的对我发脾气,甚至常常找借口回避我,难道这就是婚前恐惧症吗?

如果情况只是布鲁斯单纯地闹小脾气,我还可以应付,重点是,他家那群孩子们,一看到自家老爸不开心,也开始跟着耍性子。孩子们似乎本来就对我曾经弄哭他们的父亲(呃我想你懂的)感到不谅解,我想不趁着这次一起把事情解决,他们将会成为我跟布鲁斯之间最大的阻碍。

俗话说,欲攻陷敌人,需先了解之,分析敌人的战力是很重要的(布鲁斯告诉我的),如果没头没脑的冲上去可能会造成两败俱伤,甚至是我亡的惨状(还是布鲁斯告诉我的)。

布鲁斯的长子──理查德·格雷森,应该算是跟布鲁斯最亲的一个。虽然本身很崇拜超人,但事关父亲幸福他应该也不会太随便,而且上次他难得和布鲁斯一起睡,结果我「不小心」闯入他们的房里,后来布鲁斯把他和我一起赶了出去,自此他对我的态度就不如从前。

次子──杰森·陶德,最难以捉摸的孩子,常和布鲁斯吵架,基本上常年住在外头,平常布鲁斯怎么叫都叫不回来,但自从听到布鲁斯要和我结婚后,就搬回了韦恩庄园。感觉上应该是喜欢布鲁斯的,却表现得很讨厌他,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肯定更讨厌我。

三子──提摩西·德雷克,这个处于中立,没有特别仇视我,当然也没有特别喜欢我,不过是所有孩子中最沉静谨慎的,不一定会比迪克来的好说服。目前没有行动,有可能是还在观察,或是计画着什么。

么子──达米安·韦恩,布鲁斯的亲生儿子,这个不用说了,他一直都是无怨无悔、全心全意地把所有杀气放在我身上,每次相见,他都充满敌意,总是拉着布鲁斯,不让我靠近他,偏偏布鲁斯最宠他,都由著他来。

这些孩子都是布鲁斯最珍贵的人,虽然他可能不擅长告诉他们这些,但每次他和我提到孩子们,眼中总是充满骄傲的。如果我没有好好解决我和他们之间的问题,会给布鲁斯造成困扰,再说,我可没把握到时必须抉择时,布鲁斯会选择我。

我的计画很简单,就是想办法让他们接受我,相信我会给布鲁斯幸福,这能有多难呢?

 

呵呵,这真他……超难的。

我已经连续一星期试着用各种方式讨好他们了,他们还是不为所动,只有迪克曾用看似怜悯的眼神对我说:「克拉克,与其来讨好我,不如想想怎么应付杰森跟达米安吧。」

如果连你都说服不了,还谈什么杰森跟达米安!不行,在这样去,我一辈子都别想和布鲁斯结婚了!既然我怎么做他们都不接受,干脆直接摊开来说吧,到底要我怎么做,他们才会承认我能给布鲁斯幸福!

千拜托万拜托才把孩子们都叫来客厅,我紧张地看着他们,尴尬的气氛弥漫,虽说下定决心了,但真的抛弃尊严的开口实在困难。我觉得自己仿佛正在面对四个老丈人,让我不禁怀疑,我到底是要跟他们的父亲结婚,还是娶走他们的女儿啊?

「有屁快放!」杰森不爽地瞪着我,好像别人浪费他一分钟是六十秒,我浪费他一分钟是六百秒一样。

 猛地突然跪坐在地上,我低下头大喊:「请告诉我,该怎么做才能配得上布鲁斯!」

四只小鸟显然没料到我的行为,个个面面相觑,最后达米安先行站了起来离开客厅:「就算我死,你也别想。」

好吧,往好处想,至少现在要应付的人少了一个。

最后迪克表示看我可怜就勉强答应了,提姆则是不会特别教导我,但会稍微指点,而杰森说──感觉很好玩,算他一个──不是让你来玩的啊啊啊啊!

还没来得及思考他们会如何训练我成为适合布鲁斯的人,第一个关卡就开始了。

迪克带我来到厨房,要求我煮一顿午餐。

「刚好今天阿福休假,正愁着没午餐吃呢!要成为布鲁斯的丈夫,就必须懂得如何满足他的胃,你就在他醒来前煮一顿丰盛的大餐吧,我和提姆会先帮你评分的。」

煮饭对我来说不是难事,好歹也曾经身为一个独居穷人,自己下厨是必备技能。熟练地准备好所有餐点,因为还有时间,我就多烤了苹果派,希望能加点分。

将餐盘都端上桌,提姆和迪克都很正经地开始品尝,害我也紧张了起来,一直到瞄见迪克的嘴角在抽搐,才放下心,知道迪克只是在整自己,不过提姆过分安静的表现却让我有不好的预感。

提姆放下刀叉,依然不发一语,似乎在思考,我有点沉不住气:「怎么样?」

「糟糕透顶,完全不合格。」

「唉!?为什么?」

「虽然味道不错,但食物不是太油就是太咸,可以感觉出来调味料加得很随性,热量也完全没有考虑,这种食物对需要营养控制,又时常受伤的布鲁斯来说完全不行,唯一可取的也只有那苹果派。」

「提姆你太严格了啦……那种事克拉克不可能注意的吧,他又不是阿福。」

「他要做的是照顾布鲁斯的人吧?如果这些事阿福就能一手包办,韦恩家就没有需要他的地方。」

提姆的话点醒了我,我自认是最爱布鲁斯的人,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曾经也幻想着结婚后要为他准备每一餐,但是,我却连一次也没有去了解布鲁斯的饮食习惯,更没有想过什么是对布鲁斯最健康的。

从前布鲁斯总是嚷嚷着阿福做的菜肯定是全世界最棒的,我一定比不上他,我只在心里苦笑,认为布鲁斯也许只是吃惯了口味,如今才发现自己的蠢,阿福是如何用心地为布鲁斯设计每一道菜色,不只要让挑嘴的布鲁斯乖乖吃下肚,还必须要让餐点都符合营养标准,而我的却没看到阿福的这些努力。

「怎么这么热闹?」不知何时已经醒的布鲁斯走进餐厅,看到满桌的食物愣了一下:「……阿福今天休假?」啊啊,他一看就知道餐点不是阿福准备的,也不知道布鲁斯能不能接受我做的食物,我居然还妄想能够替阿福照顾好他。

「是啊,这是克拉克做的呦!」

「真的啊……」布鲁斯看起来还没睡醒,没有特别的情绪起伏,走到我一旁的座位坐定,拿起刀叉就开始用餐。

我不太敢看他,原本还有一点自信的我,经过方才的对话,我什至想把整桌菜都收走。布鲁斯似乎是发现餐桌上不寻常的气氛:「你们不吃?」

「我们吃过了,克拉克还没吃呢!」

「是吗。」听到我还没吃饭,布鲁斯拿起一个餐包递给我。

「 呃、我不用没关系。」

「少啰唆,叫你吃就吃。」布鲁斯硬是把面包塞进我手中,继续低头吃饭。时间过得很慢,只有布鲁斯不失仪态地用餐,我啃着面包,却近乎无味。

后来提姆和迪克认为这样也不是办法,就先行离席了,只留我和布鲁斯两人,但我一点都没有觉得压力减去。

「辛苦你了。」打破沉默的是布鲁斯,他吃完餐盘上最后的食物,起身准备离开时,犹豫了一会儿,回头对我说。

「唉?」

「我知道一定是迪克他们要求你的。这星期我常看到你为他们做事。」

「啊啊、是我自愿的,你别怪孩子们。」

「总之,不管提姆跟你说了什么,别放在心上,你没那么糟。」布鲁斯想了想,弯下腰在克拉克的额上留下一吻:「谢谢你的午餐,很美味。」

「唔、B……」突然一股委屈涌上,我抱紧布鲁斯,将脸埋在他的胸前。布鲁斯一直都是这么的细心,不需要多说什么就知道情况。

「喂喂、别哭啊,会被看见的。」布鲁斯有点不知所措,他大概没想到我会在这哭出来吧。但我无法停止,我想趁着他还很温柔的时候稍微撒娇一下。

布鲁斯虽然最近脾气都很暴躁,但有时会突然很反常的,甚至比平常还温柔,好似他先前的坏脾气都是为了酝酿这天。

布鲁斯拿我没办法,只好轻拍我的背来安抚我,我就这么和他相拥了好一段时间,他的衬衫都被我哭湿了。

「好了、别哭鼻子了,等等孩子看见就要笑你了。」

「我真的很想跟B结婚……」

「不就要结了吗,就在下个月。」

「可是、可是……」

「克拉克,你不会是这样就放弃了吧?」布鲁斯把我推开,显然不太高兴:「看来你对我的爱也不过尔尔?你要知道,如果你放弃,我不会挽留你的。」

「B!我不会放弃的!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你!」我连忙抓住他的手,不希望他离开,虽然知道布鲁斯说这话是要激起我,但我还是怕他真的离开,因为布鲁斯一直都很有自制力,他不会因为己欲而改变原则,如果他说他不会挽留我,那他就真的不会这么做。

「我知道、」布鲁斯用手轻拂我的头发:「所以别再摆这张丧气脸,丑死了。」

「嗯、嗯!」

布鲁斯真的好厉害,他只是说几句话,就把我所有的不开心都扫走,他总是这么了解我,一抱住他,我的力量就好像都充饱似的,我真的好喜欢他、好喜欢他……

之后韦恩家的成员们还是处处针对我,找我麻烦,即使这样我也不会放弃,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一定能够接受我!

 

在几星期的努力下,孩子们终于肯定我了,现在我和他们几乎是毫无隔阂,畅谈甚欢……才怪。

他们已经铁了心不会接受我,我只好含着泪跟布鲁斯公证结婚,对于未来住进韦恩家后,出现各种衣服莫名不见、早饭被加了大量调味料等恶作剧性质的抗议,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Fin.

 

小番外《结婚当天》

 

 

「克拉克,你的头发怎么回事?早上在教堂不是还好好的?」

「呃、我刚刚发现的时候就这样了……」

「……」布鲁斯露出不耐的表情:「他们把你的头发搞成这样,你一点反应也没有?」

「对不起……」

「你让我感觉和你结婚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好像太委屈你了。」

「B、我没、」

「算了,反正出糗的是你。」说完布鲁斯就走回自己的休息室,一直到晚会开始我都没有再看到他,想必他很生气吧,好好的婚礼,我却把自己搞成这样。

晚会开始,我在礼堂里走动,果不其然大家都在窃窃私语,谈论我的头发,即使他们再小声,我还是听得见。

真的这么糟吗?早在下午时迪克他们说我的造型师临时来不了,由他们帮我打扮时我就知道会出事,只是我没想到他们在自家老爸的婚礼上也会这么过分。

想想顶着一头小卷毛的自己,我也只能无奈叹气,确实是很糗吧,不过往好处想,至少早上的婚礼很完美。

布鲁斯穿着纯白的西装走进教堂,阳光洒在地毯上,一开始我看不清他的脸,随着他走向我,我见他面带温暖的微笑,看起来很幸福。

看见布鲁斯的笑容,就算孩子们再怎么欺负我,我也觉得不那么重要了,我只在乎能不能够跟眼前的人厮守,旁人的看好与否和我无关。

但我终究让布鲁斯失望了,我真没用啊,连个爱人的笑容也保护不了。他到现在都还没出现在会场,我真担心他是不是后悔与我结婚了。

「克拉克。」

来人从背后叫住我,打断我的思绪,我重新整理好心情后,回头向他打招呼:「迪克。」「嘿,我们很抱歉,真的。我们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迪克面露歉意,为他们所做的事道歉,身后跟其他孩子,看起来不太甘心:「我们听到了你和布鲁斯的对话……」

「噢、那个啊……没关系的,我──」

「那是韦恩先生吗?」

「他的发型是怎么回事?」

我看向大门,果真看见布鲁斯充满气势,优雅地走了进来,他还是那么美,跟今天早上一样,但是,他的头发却不尽然。

原本的浏海被人一刀剪掉,没有任何修饰,额前只剩一点点毛发,马上从时尚造型变成了很逊的书呆子,我不敢相信那是注重外表的布鲁斯。

我发现原本讨论著我的发型的人们转而关注布鲁斯,大批的媒体也拥了上去,心中一紧,我知道布鲁斯是为了我。

他谈笑自若地面对记者,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发型,但我却听到刻薄的人们在嘲笑他,我无法忍受,挤进记者堆中,把他带出来拉到一旁的角落,而迪克他们也很适时地挡住了记者们。

「布鲁斯……」

「你别自作多情,是我自己心血来潮,与你无关。」

「我什么都还没说啊……」

布鲁斯一愣,双颊逐渐透红,别过脸不再看我。

「布鲁斯,谢谢你,但你真的不需要这样。」

「我不是说是我心血来潮──」布鲁斯对着我大骂,我趁着他回过头,吻了上去,他挣扎了一小阵子,随后放弃一般地勾紧我的颈部,那是一个漫长的吻。

评论 ( 12 )
热度 ( 111 )
  1. 异想天开米夫@汉子大叔 转载了此文字

© 米夫@汉子大叔 | Powered by LOFTER